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
.
公需科目客服熱線
400-618-7500
職稱考評
公需科目 崗前培訓 計算機 安全工程師 衛生會計 經濟師
職業資格
勞動關系師 人力資源師 心理咨詢師 秘書資格 注冊消防師 注冊建造師
公招考試
綜合管理 面試技巧 行測申論
綜合能力
新市民素質 社保政策 辦公能力 財務管理 生態農業 小微企業
創業就業
學歷教育 大學生GYB 定向就業

欢乐球吃球皮肤解锁:當前位置

培訓動態 > 行業動態

人工智能:或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互聯網發展進入從‘人人互聯’向‘萬物互聯’ 轉變跨越新階段, 人工智能等新興網絡信息技術成為全球科技競爭的新高地, 數字經濟成為世界各國謀求經濟增長的新動能, 網絡空間成為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新領域,智慧社會成為人們生產生活的新社會形態。”這是在剛結束不久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由中國網絡空間研究院編寫的 《世界互聯網發展報告2017》提到的未來趨勢。 
  GPS導航、智能支付、掃地機器人、3D打印、激光切割……因為人類需要,越來越多的傳統產品被智能化,同時也在改變我們的生活。 人工智能的出現是人類發展的需要,我們要未雨綢繆,積極迎接智能時代的到來。
  機器換人是未來趨勢
  有專家認為,人工智能的發展,將對社會治理、法律制度、監管乃至社會倫理等產生影響。但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的出現和發展,正以多種形式取代人的工作,對越來越多人的就業產生影響。 首當其沖的便是重復性高的工作崗位。
  幾年前,由機器人替換流水線上的基礎操作工即 “機器換人”在東莞、蘇州等經濟較發達地區的工廠中實現。目前,能夠完成減速、轉彎、自動駕駛的“智能巴士”已在深圳試用;自動售貨系統、自動駕駛系統、自動送餐系統正對相應的勞動崗位產生影響。
  人工智能對人類工作的 “替換”,既有對體力的替代,也有對腦力勞動的替代。 大量調研報告顯示,新一輪的 “機器換人”, 極有可能從“藍領”拓展到“白領”。目前,國外已出現了每天能寫25篇稿件,工作量為普通記者10倍的“機器人記者”;通過算法提供綜合性的投資建議,財務顧問的崗位在智能機器人的沖擊下也變得岌岌可危。
  12月1日,中科院外籍院士約翰·霍普克羅夫特在一篇題為《人工智能技術的前沿領域》的演講中表示, 人工智能讓體力工作和智力工作都變得自動化了, 類似會計師、 精算師、 律師、 銀行業務員這些收入較高的白領職業,在未來都有被機器替代的可能。
  是“崗位殺手”更是“就業助手”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本月初發布報告預測, 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到2030年,全球8億人口的工作崗位將被機器取代。在人工智能以多種形式取代人的工作背景下,人工智能到底是就業 “殺手”還是“助手”,引發了各方的討論。
  “人工智能對就業市場的影響, 既有替代與互補的作用, 也產生了創造效應。”北京師范大學勞動力市場研究中心主任賴德勝表示,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和技術進步,每一個市場環節、產業鏈條都會分解成N個部分,分工更加細化,從而創造出更多工作崗位。“人工智能的發展更是如此,它將催生更多新的產業、產品和服務,創造出新的崗位。”賴德勝說。
  類似的觀點也出現在麥肯錫的報告中。 報告稱,被機器人取代并不意味著大量失業, 因為新的就業崗位將被創造出來。人們應該提升工作技能來應對即將到來的就業大變遷時代。
  對企業而言,雖然人口紅利逐漸消失,但通過細化工作內容,使用人工智能技術機器人替代人力崗位的“技術紅利”與“機器人紅利”,可極大降低成本。
  國外研究顯示, 一個機器人平均能替換3-5個人的工作崗位。與高昂的人力成本相比,企業使用機器人只需要付出低額的維護費用, 真正實現了增效減員的目的。
  “一旦人工智能在記憶、分析和辨識等模式的能力上超過人類, 不僅將提升工作效率、 推動生產力的發展, 而且會對勞動、就業產生決定性的影響。”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產業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日前發布的報告提出,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將引發新興產業和新型業態。 圍繞著機器人技術, 產生了專業技能培訓、 機器人租賃、 工作站式機器人或自動化服務提供商。 這些新型服務和業態,不但直接創造了相關工程、金融租賃、 培訓等領域新的就業機會, 而且進一步促進了機器人的應用, 有助于機器人制造業提高就業吸納能力。
  擁抱未來 享受技術紅利
  國務院今年7月印發的 《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 指出,到2020年,人工智能總體技術和應用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 人工智能產業成為新的重要增長點,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1500億元, 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萬億元。人工智能行業形成規模,不僅帶來了新的崗位, 對新員工的技能也提出了要求。
  根據麥肯錫的預測, 在自動化發展迅速的情況下, 全球3.75億人口需要轉換職業并學習新的技能; 而在自動化發展相對緩和的情景下, 約7500萬人口需要改變職業。 這要求有關部門妥善解決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勞動力再就業問題, 以培育新興產業創造就業機會、 提升勞動力素質適應高技能崗位為重點, 針對不同人群制定差異化的就業促進和社會保障政策, 使全體勞動者能夠共同分享新一輪 “技術紅利”。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認為, 要不斷完善就業服務網絡, 強化職業教育與再就業培訓系統建設, 降低勞動者轉崗或重新就業的成本。 同時還應繼續實施積極就業政策, 進一步提升服務業構成比重與質量, 開拓就業崗位。
  此外,人工智能將帶來新的就業需求,操控機器、管理機器的人才便是與人工智能直接相關的人才。北京大學中國職業研究所所長陳宇表示,當前這一部分崗位對員工的綜合素質要求比較高,提高員工素質、技能是當務之急。
賴德勝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他認為,政府和企業應加強在崗培訓, 幫助員工提升能力。對于那些適應不了變化要離崗的人,政府和企業最好能“送一程”, 協助他們更好地轉崗和再就業。 同時, 適應智能社會,每個人都要努力培養自己的創造力和學習能力,避免“科技性失業”。
       來源:中國勞動保障報
上一篇:創業培訓: 推動雙創的關鍵起點
下一篇:最后一頁
?

CopyRight © 2010-2015 版權所有 重慶市軍隊轉業干部培訓中心(重慶市人力資源開發培訓中心)

地址:  中國 重慶市渝北區新牌坊一路1號    郵編: 401147 

渝ICP備 11002526號